收藏本站10个域名以上才是老色友!
上一篇:狐魅的舅妈

彼岸花丛的丽影 1-4

(一


早上我刚到公司,黄珊就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黄姐,大早上找我什麽事啊?不会是要给我升职加薪吧?)我一进她的办公室就和她开起来玩笑。黄珊是我们人力资源部的经理,我跟她一起工作两年多了,关系一直处的很好,所以我一般跟她在一起时说话也比较随意。(小叶,你还真说对了,我找你还真有升职加薪的好事,但就看你想不想去了。)我看黄珊表情认真,倒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黄姐,您就别开我的玩笑了,有什麽指示您就吩咐吧。)(真的,小天,我也没开玩笑。)黄珊当下把我们公司总部的一些情况告诉我。

我所就职的公司是海天医药集团,总公司设在霖江市五环路的海天大厦,霖江市是东北三大核心城市之一,属于特大城市,不但是东北地区经济,政治,文化,交通的中心城市,还是国家重要的科技和工业发展基地。但我工作的公司却不是霖江总公司,而是隶属于海天医药集团下属的大新市分公司,是海天集团下属的四个分公司之一。

黄珊跟我说情况是这样,就在一周前,海天医药集团总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总监唐明带领人力资源部的四个经验丰富的老员工一起跳槽去了一家全球500强的企业,他们一走部门裏就只剩下一名大学刚刚毕业的新入职的员工了,对工作流程和业务都不熟悉,这一下海天医药集团人力资源部整个部门就属于瘫痪状态,如果现在对外招聘,第一要花费很多时间,而且去招聘也不一定就能一下就招到合适的人选,而且人力资源部本就是负责招聘的部门,这个部门都停摆了,又让哪个部门去负责招聘,于是爲了让人力资源部尽快重新回複到运营状态,总公司的领导已向下面四个分公司发出指示,要求每个分公司推荐一名有经验的人力资源部员工,调动到总公司上班,尽快让总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恢複正常工作。

黄珊看着我笑着说(小叶,怎麽样,这是不是个好机会?想去吗?想去的话这次机会就是你的。)说心裏话,我认爲这真是个机会,大新分公司不过就是个小公司,公司规模小,管理乱,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最主要是地处在大新市这样一个经济相对落后的小城市,公司的业绩就算在海天医药集团下属的四个分公司裏也是垫底的。所以在这家公司的确是没什麽太大的发展空间,我其实也早就有离开的打算,而且我也有想过趁着年轻离开大新市,去一些经济发展好的大城市闯闯的想法。这不现在机会就送上门的吗?去地处经济繁华的霖江市的海天医药集团总公司上班,不但离开了大新分公司,也等于离开了大新这个经济落后的小城。

但我还有个疑问,这麽好的机会,黄珊爲什麽自己不去,她今年也才29岁,也还算年轻,她虽然已结了婚,但她的老公也不在大新本地上班,而是在另一个比霖江更大的城市京海市打工,以她的工作能力和资曆,只怕比我更胜任总公司人力资源部的工作,所以黄珊爲什麽要把这这麽好的机会让给我呢?(黄姐,说实话,我认爲这是个挺好的机会,能去一个更好的城市去一个更大的公司发展,但这麽好的机会你爲什麽不去呢?)面对我的疑问,黄珊微微一笑(小叶,说实话我倒也想去,你知道我老公也是在京海市工作,我要去了霖江,那我们俩就算是都去了大城市发展。)(那你爲什麽不去呢?)我再次问她!在我做出决定前,我必须要知道她爲什麽不去的理由。(我怀孕了,上周刚检查出来的,现在想去我老公也绝不会同意的。)黄珊不自觉的用手轻抚了自己的肚子笑着说道(没办法,一个女人若是有了孩子,以后更多的精力都只能放在孩子身上,所以去一个陌生城市发展事业已不合适现在的我了。)

(黄姐,恭喜你要做妈妈了。)(小天,你不一样,你还年轻,而且还没结婚,没有牵挂,正是发展事业的好时期,我希望你可以把握住这个机会。)黄珊看着我一字一句说道。(黄姐,你觉得我能行吗?咱们海天集团总公司对员工的能力和素质的要求一定很高吧,你觉得以目前我的能力去到总公司的人力资源部,能干好吗?)我忽然又有点担忧起来了。(你在咱们分公司人力资源部工作也两年多了,经验也算积累了不少,你一向工作认真,学习能力也很强,情商智商也不差,我认爲你行,昨天陆总跟我说起这事我直接推荐你去,陆总也同意,他也挺看好你的,但你若问我你在总公司能不能干得好,我只能说那就得看你自己能付出多大的努力了,我认爲你只要全力以赴去干,就一定能干好。)黄珊说完见我仍然有些犹豫,于是就笑着说让我自己考虑清楚,因爲总部那边等着回複,所以在今天下班前想去还是不想去都一定要给她个準信。

离开黄珊的办公室,我在公司角落处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想就此事征求一下她的意见,母亲听后却笑着说,(你这个小子一向很有自己的主意,还用问我吗?)她说的其实不错,我此时的确心裏已有了决定,我要把握住这个机会,调动到海天医药集团总公司上班,我也很想去见识一下霖江这样的大都市的灯红酒绿和繁华夜景。我在电话裏跟母亲说了我的想法,父母一向很支持我的决定,他们也一直希望我能有出息,能在事业上干出一些成绩。对我的决定,母亲也表示同意,但她也说出了她唯一的一个忧虑,那就是这些年我一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没有独自一人在外生活的经曆,她担心我一个人在外地工作会太辛苦。

(小叶,这些年你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可以说你并没有独自在外地生活的经验,一个人身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身边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那种无依无靠的感觉你现在只怕是体会不到的,我只怕你到那边后一下子适应不了。)母亲不无担忧的对我说。我明白母亲其实就是担忧我一个人在外不会照顾自己,(妈,你就放心吧,我已二十四岁了,已是个大男人了,我一定会把自己照顾得很好的,我也一定可以适应那边的生活,你相信我吧。)我安慰母亲说。(呵呵,我知道你一直想离开这裏去大城市发展,我和你爸也希望你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所以我们都同意你去的,刚才说这些话只是让你有个心裏準备,告诉你一个人身在外乡生活会要面临很多困难和压力的,当然我相信我儿子有能力客服一切困难险阻,一定可以在霖江的公司裏干一番事业的。)母亲最后说道。

征得母亲的同意,我当下不在犹豫,直接去找黄珊说了我的决定,于是黄珊又带我去见公司总经理陆总,陆总先是对我这两年在公司的工作给予了肯定,又对我愿意去总公司人资部工作的决定给了一番鼓励。我在下午就直接交接了一下这边的工作,陆总也帮我联系了总公司的行政部,并向我转达了行政部的要求,行政部要求我下周一早八点半到达霖江总公司,先去行政部报到,再由行政专员引领去人力资源部报到。最后陆总给了我两个人的手机号码,一个是总公司行政部的行政专员张山的手机号,我来到霖江市后,他会给我安排住宿地方,而且总公司的规章制度各项要求也得由他这个行政部专员给我传达。另一个是总公司刚刚聘任的新的人力资源部总监许若蓓的手机号,今后她将是我的顶头上司。
                                                                                                 (二)

晚上我下班回到家,刚一进屋就闻到了扑鼻的香味,走进屋一看,餐桌上已摆着小鸡炖蘑菇,干煸豆角,酱牛肉,我爸此时还在厨房裏做着清蒸鲈鱼。我妈见我回来就笑着说,(你爸一听说你以后要去霖江市上班,几个月才能回家一次,这不非要下厨给你做几个拿手菜,毕竟以后你长期在外地,也不是总能吃到我们做的菜了。)我内心有点感动,又一想到以后就不能像现在这样时时陪在他们的身边,不由心裏又是一阵伤感。但表面还得装得轻松的笑着说(我在霖江自己住,好好练练做饭的手艺,等我下次回来我亲自下厨做菜给你们吃。)

这时我爸已做好了清蒸鲈鱼,他把菜端上桌说(你这麽多年就会做个鸡蛋炒西红柿和炒土豆片,而且还做得火候都不到,等你下次回来可以把这两个菜做到火候我就满足了。)这时我妈也盛了三碗米饭端到桌上,直接说道(你们爷俩也别贫了,吃饭吧。)吃饭间我们又聊到公司的事,于是我妈就问(对了,小叶,听你说你们总部那个人资部领导把手下都带跑了,爲什麽啊?)(具体怎麽回事黄珊也不清楚,只是说这个领导和那几个一起离职的职员他们的员工合同都是在上个月到期,结果到期后他们都选择不再跟公司续约,公司也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他们离职。)(那他们是去了哪个公司啊?)我爸也忍不住插口问道。(黄珊只说是个全球500的强企业,具体是哪个企业她也不是很清楚,那个领导既然可以带着自己的团队一起跳槽,估计是对方公司承诺了他不少的好处,起码薪资待遇比我们公司要高得多。)我说。

我们正边吃变聊着,我妈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面色竟一下有点变了,我正好擡头看她,见她这样表情也忍不住问她是谁来的电话,我妈的眼睛此时还呆呆看着手机屏幕,任手机铃声响着,根本没听到我说话,我爸也不由说了一句你怎麽不接啊?我妈似乎这才缓过神来,忙站起身来去客厅接电话去了,我感觉她在客厅说话声音很小,似乎在压着声音说话,好像生怕我们听到他们讲话内容似的。她平时讲电话可不是这样,到底是谁打的电话?我不由心裏生出疑问。我妈这个电话足足讲了四十分锺,她放下电话回来时我和我爸都吃完饭了。(谁的电话,怎麽聊这麽长时间?)我爸问。此时我发现我妈面上表情似乎还是很凝重,她忽然一把拉着我爸就往客厅走,我爸被她吓了一跳,说了句你干什麽?我妈也不答话,直接就把他拉进客厅,接着两个人关上客厅的门就在裏面说着什麽?声音非常的小,我仔细听,但实在听不清楚。

他们两人足足在客厅有谈了很长时间,我爸才终于从客厅走出来,我正要问他们刚才到底在谈什麽?我爸却忽然说(小叶,你进来,我和你妈要跟你说点事。)我跟着我爸进到了客厅裏,坐在沙发上,父母坐在我的对面,看着他们两人有些沈重的神情,我的心情不由的有些忐忑不安起来,我妈这时看着我爸,眼神探寻的问我爸说:(今晚要都告诉他吗?)父亲此时的表情现在忽然变得很平静,他的声音也很平静。(都告诉他吧,有些事注定是不能瞒他一辈子的,就算我们不想说,到了该说的时候也是非说不可的。)

我妈听了他的话也歎了一口气,她看着我缓缓说道:(小叶,今天我们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事是有关于你的身世的,如果可以选择我可能一辈子都不想告诉你,但今天显然已到了应该告诉你的时候了。)(妈,你们到底要跟我说什麽?)她的话让我更加的不安,凭直觉我感到她要告诉我的似乎不会是什麽好消息。我妈看着我,一字一句对我说道:(小叶,其实我们并不是你的亲生父母,我们只是你的养父母。)

听到她的话我仿佛一下子被闪电击中,头脑一片空白,我呆呆的看着她,又看了看一旁的父亲,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麽。这麽多年来,一直对我细心照顾关爱有加的父母竟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这实在是让我难以接受。父母见我如丢了魂似的样子,也不忍再开口刺激我,一时间房间裏一片寂静,空气都仿佛已凝结。

过了好一阵子,我感觉大脑似乎又开始能正常运转,于我问他们这到底是怎麽回事?他们要不是我的亲生父母那我的亲生父母又在哪?我妈轻轻歎了口气,于是她对我讲述了一段往事,二十多年前有一个叫蓓的女孩,就读于霖江市某高中,在她上刚上高一的时候,她认识了一个叫李斌的男人,李斌二十出头的年纪,高中后就一直在社会上游蕩,是他们就读高中那一片有名的混混。

这个李斌虽然是个混混,但爲人豪爽仗义,而且长得高大英俊,虽然不知他和蓓具体是怎麽认识的,但蓓似乎喜欢上了他,在那个激情如火而已躁动不安的青春期裏,蓓跟李斌发生了在她这个年龄本不该发生的关系。在蓓高一放暑假时,她感觉腹部时常胀痛,有时还会有想要呕吐的症状,其实近一段时间她感觉自己的肚子似乎也在变大,但也以爲只是自己身体发胖了,也没当回事。蓓的父母带着她去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的结果令全家大吃一惊,她竟已有了身孕,蓓没有办法,只能将她和李斌的事向家人如实交代了。

因爲当时蓓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打胎时间,所以家人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让她把孩子生下来,蓓的母亲帮她联系了一家私人医院,在那裏她悄悄生下一个男婴,爲此家人还帮她以心肌炎的病因向学校申请休学了一年。实际上那时她跟李斌已联系不上了,在不久之前李斌因爲和另一伙混混们发生沖突,李斌用刀具将对方一人刺成重伤,创了大祸的李斌自此就人间蒸发,别说蓓找不到他,连警察也找不到他。这个孩子降生后,令蓓一家最头疼就是如何安置他,蓓生下他时才十六岁,她自己也只是个孩子,又如何有能力来抚养一个男婴,而蓓的父母身体都不好,也没有精力帮她来抚养孩子。


蓓在大新市有一个远房亲戚,论起来的话她算是蓓的表姐,她比蓓大十四岁。尽管双方来往并不多,但蓓的母亲却知道蓓那个那表姐结婚多年,如今已三十岁,但一直没有孩子,无奈之下,蓓的母亲怀抱男婴特意去了趟大新市,找到蓓那个表姐,说明了一切,希望他们可以收养这个孩子,当然那家人最后也同意了这个请求,从此就收养这个男孩。母亲讲述到此就不再说下去了。此时我也彻底的明白了自己的身世。我的亲生父母自然就是她刚才提到的李斌和蓓了。母亲此时柔声对我说道:(小叶,你的身世你已了解了吧?)我苦笑着点点头,心中一片苦涩。

(孩子,从你来到我们身边,我和你爸就一直把你当成我们的亲生孩子来抚养。)母亲的情绪忽然有些激动起来。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父亲也终于说道:(我和你妈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所以一直盼着老天能送个孩子给我们,直到那天你来到我们身边,我当时就感觉你是老天送到我们身边的天使。)父亲顿了顿又说道:(所以这些年我和你妈一直把我们全部的关爱给你,我们从没有在乎过你是不是我们亲生的。)其实这些话他们不必说的,多年来他们对我的温柔关怀,体贴呵护,我又怎麽会感受不出呢。我站起对父母说道:(爸妈,在我王叶心裏,你们一直是我一生最重要的家人,以前是,以后是,永远都是。至于是不是亲生父母,有没有血缘关系,这些我并不在乎,儿子也绝不会忘记你们的养育之恩,我们一家人的感情也是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拆散的。)我妈一听我这麽说眼圈一下就红了,(我们不求别的,只要你能生活的开心,幸福,我们也就知足了。)我上前拥抱我的父母,在那一瞬间我们三人眼角都有泪光闪过,在我们三人拥抱在一起的那一刻,我们对一切都释然了。

良久,我们终于慢慢平複了过于激动的情绪,我们于是又都坐在了沙发上,母亲这时又对我说(小叶,你也别怨恨你的亲生母亲,毕竟她当年也有自己的困难和苦衷,你说她还是个十六岁的懵懂少女时就稀裏糊涂的生了孩子,你的生父还是个社会混混,闯了祸就跑的不知去向,你让她怎麽办?)母亲见我没做声又说道(那个时候她刚上高中,你也知道人言可畏,她生下孩子的事若被学校知道了怎麽办,同学怎麽说她,老师怎麽看她,这一切都是她承受不来的,你的姥爷姥姥身体也一直不好,无法帮她一起抚养你,所以把你送走也实在是没有办法。)(那她这些年一直没来看过我吗?)这话我本不想问,但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有啊,她来看过你两次,一次是在把你送到我们这的一年后,那时你一岁多点,她高中放暑假跟你姥姥一起过来看你,但那时你太小,估计没有印象,另一次是她上大学时也是放假时独自过来看过你一次,你那时应该五岁了,应该对她有点印象吧?)

我在脑海裏搜寻着许久,终于搜寻到一个很模糊的印象,一个个子高高很年轻的阿姨来到我家,似乎给我买了不少的玩具,都是很高级的那种,我妈让我跟她出去,说她会给我买冰淇淋,于是我就跟她出去了,她带我去了哪?具体跟我说了什麽?由于时间太久远实在记不住了,但我隐约记得她似乎问过我(你觉得阿姨和妈妈谁漂亮?)实际上我一个五岁的孩子对女人的相貌还没有鑒别能力,但我直觉的感觉是她漂亮,我就说她比妈妈漂亮,她又问我(你愿意跟阿姨一起生活吗?)我当时几乎豪不犹豫的说(不,我要和妈妈一起)她似乎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麽。这就是我对她唯一的一点记忆。我妈这时又说道(那次她要走时要给我留下一张银行卡,说是要当你的抚养费,但我和你爸坚决不要,你是我们的孩子,我们有能力抚养你长大。她见我们不收那张卡,也没再说什麽,只是说如果你以后长大了要去霖江就打电话给她,之后她就没再来过。)

上一篇:狐魅的舅妈